辩论主题

中国现在处于一个性观念大变迁的时代vs中国人性状态全世界最压抑只比朝鲜好一点

中国现在处于一个性观念大变迁的时代

凤凰网文化:几十年做性学研究,初衷有没有变化?

李银河:实际上我的研究领域是三个,一个是婚姻家庭,一个是性别,一个是性,在这三个领域里我都有好几本专著,但是那两个领域没有人关注,大家都比较关注性的领域,后来我在想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在于,中国现在处于一个性观念大变迁的时代,人们的整个性的习俗,性的行为,性的文化,整个都处于一个激烈变迁的时代,好像拉锯战似的,那个变化太剧烈以后就会引发社会焦虑。

比如我在80年代末做的调查,北京市随机抽样是只有15%的人有过婚前性行为,而且这其中有好多人是已经准备要结婚的,就是还没领那张结婚证而已,那时候婚前守贞是一个普遍的实践,就是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婚后才发生性关系的。可是去年我看到清华大学的一个调查,婚前性行为已经飙升到71%了,你说这个变化能引发多大的社会焦虑啊?那71%实际上是按年龄划分的,你要把那个老的去掉,像80后、90后这些年轻一代,几乎就是80%、90%的,但是几千年我们都是守贞的,中国与全世界各个国家相比,婚前守贞这个观念不是第一就是第二,就是特别特别看重这个。美国人的择偶标准,比如说有17、18个指标选项:相貌、身材、性格、家庭背景、收入等等,一般来说每个人都把对方是不是童贞放在第17或者第18,好像男孩放在第17,女孩放在第18,他们那么不看重。可是中国一直是非常看重的,所以当大家整个观念变迁以后,你想它能引发多大的社会焦虑,一焦虑以后就要争论,还有泼粪大妈,所以就很热闹,大家都很关注,每提出一个观点,大家就开始吵架、打架。

中国人性状态全世界最压抑 只比朝鲜好一点

凤凰网文化:您觉得中国经过几十年大变迁的背景下,现在中国人性的状态是怎样的?

李银河:咱们中国的性方面的状态怎么说呢,比朝鲜好一点吧,应该是属于全世界最压抑的。如果从涉性法律来看的话,全世界几乎就没有国家有聚众淫乱罪,没准可能朝鲜有,就是几乎全世界都没有的,几个成年人一起玩一个性的派对,或者是换偶什么的都算聚众淫乱,咱们中国在80年代的时候,换偶是要判死刑的,这个东西真的是骇人听闻。这个法律现在已经基本上都不怎么实施了,2011年南京有一个马晓海换偶案判的是3年半,这个量刑已经轻了很多,最新有一个聚众淫乱的案子,是上海一个男同性恋博士,他到网上去招了一批男同性恋开派对玩儿,这个事儿被警察抓到以后,判的是3个月的拘役,量刑越来越轻,社会还是越来越宽容了,至少觉出以前法律的荒诞来了。但即使是这样的,3个月的拘役就是应该的吗?我记得马晓海案子的时候,美联社的社长跑到我们家去采访,他提了一个问题,法律来惩罚换偶的这些人,它的作用是什么呢?比如说我们惩罚一个强奸案,是为那个强奸的受害人讨回公道,它是有一个受害人,当然你不能上大街随便强奸人,这样整个社会就乱了,这个法律的设置就有它的功能,有它的必要,它要惩罚罪犯,它要保护受害人,那么在换偶或者所谓聚众淫乱里头,这个案子根本全都是自愿的,没有受害人,法律的功能是什么呢?

另外你看像淫秽品法,全世界也没有几个国家有了,也就是朝鲜还搞那个,他们搞突击扫黄就是突然断电,老百姓在家里面看黄带子,突然给你断电,带子就卡在机器里了,然后你就跑不掉了吧,这时候他敲门进去挨个查。我们中国现在已经不这么搞了,看他们像看笑话似的,可是咱们不这么搞也是最近这二十多年的事儿,而且这个法律还在,我看到最近的一个案例是去年的,北京有一个24岁的女青年,是一个母亲,她写了7篇淫秽小说传到网上,点击量8万,然后就把她抓起来,说她是违犯了淫秽品法,她当时判得很轻了,好像是4个月拘役,在80年代好多淫秽书商是死刑的,这些都是当年人民日报上登的案例,所以这种东西我们跟朝鲜相比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,应当说我们现在的一些涉性法律还是全世界最严厉的,很过时。弗洛伊德讲过,性的压抑是人们为社会文明必须付出的代价,就是说你不能随便强奸人,但是这个压抑虽然是不可获缺,应当是越小越好,能够不压抑的地方就不要压抑,如果好多没必要的地方都压抑的话,那就是一个不合理的政策,比如那些没有受害人的,这些所谓我们现在刑法还在惩罚的性犯罪。其实也可以说人的快乐最大化,痛苦最小化,压抑最小化,空间最大化,这样是合理的,这里面我们能够改良的,能够改善的,就是那些没有受害人的,所谓过去我们的“性犯罪”。

1997年之前,我们的刑法里头有流氓罪,流氓罪惩罚的只是些婚姻之外的性宣泄,有个例子是一个女的跟多名男子发生性关系,这样就可以抓起来进监狱服刑的。到1997年刑法改革以后,这个流氓罪取消了,现在中国人已经可以和不是结婚对象的人有性关系了,但是却在过去的流氓罪里保留下来聚众淫乱罪,也就是说两个人行了,三人以上还是不行,因为好多人一听我说应当取消聚众淫乱罪就非常惊恐,难道可以批准聚众淫乱了吗,这么一取消聚众淫乱就要大大增加的,那我就要问了,为什么1997年取消流氓罪呢,是不是流氓会大大增加呢?有好多人他们还没有意识到,一个公民的一些基本权利,并不用在法律里写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性交的权利,有从事自愿性活动的权利,它不用写这个,它就应该是在人身自由权利里头,比如我们宪法里也没有说,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吃饭的权利。

正方观点

当前的中国是性解放

反方观点

当前的中国还是性压抑

支持正方 支持反方

最新战况

正方 1 个辩手
 

100136 票

反方 3 个辩手
 

55240 票
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0-7-4 23:11